李自立大美青海,我爱你

文/李自立图/源自网络

大美青海,我爱你

◎李自立

人生,就是一场旅游,很难预料,眼前是险滩,还是美景,既然搭上旅行的车辆,既然上路,那就别后悔,我一直就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。

青海,我畅游十二年,让我感慨,让我思绪万千。

小时候,我时常会问大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比如青海,也是我曾经问过的话题。记忆中,从外婆口里知道,在我的脑海里,青海很简单,有很高的大山,产大量的石膏和碱,风雨说来就来。然后,有一个大海,深蓝深蓝,太阳出来,蓝的让人透不过气儿,海边,有很多藏人,他们不停地挖坑,长年累月地晒盐。其实,外婆也是听舅舅说的,所以,我的记忆和想象,经过现实的证实,其实都很荒诞。

三十六岁那年,为了生计,从冬天一直吵活着,我要去青海,去青海打工。心里每一天都在想,青海到底长个甚模样,真的很美吗?我能否能习惯那里?我是否会合乎她的脾气?每一天都在想,每天拿着本中国地图,一直在琢磨,青海到底有多远,到底有多美,到底她,是不是我的乐土.....?

初到西宁,这个新兴城市除过陌生,没有其他新感觉,总觉得和西安不太一样,大街的方向有种错觉感,在西安,东西南北很正,在西宁老是搞错方向。街道倒是比西安干净得多,时不时看见着藏族和回族服饰的游人,倒是感到有些好奇感。

等我坐上西去的车辆,走出西宁,前往工地的时候,第一站是湟源。当时,给我印象特别地深,大山环绕,树木浓荫,有山有水,云雾缠绕,风景旖旎。加上文成公主进藏的传奇,以及有关松赞干布的故事,历史底蕴的遗留,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。虽然风景迷人,眼睛充满好奇,心里却一直堵得慌,毕竟是出门打工,所以,也没心思欣赏那绿山秀水。不过,后来从网络资料和书籍,还有每一次的经过,让我重新认识了日月山,知道了的更多,觉得这日山和月山,加上文成公主的好多故事,更加显得美无伦比。诸如“过了日月山,两眼泪不干”。就像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,也像“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”,远嫁之路,必然离不开分手告别的苍凉。让人感觉无限凄美。文成公主山上支起了帐篷,故乡最后一梦,凝望故乡最后的一目。站在山顶,回首不见长安,西望一片苍凉,留恋之情顿然而生,取出临行父皇所赐日月宝镜,镜中出现的长安繁华的景色,她离愁倍增。当时的她悲喜交加,泪如泉涌。想到远嫁,和亲重任,毅然将日月宝镜抛下赤岭,摔在东的日镜,摔在西的月镜,东西呼应。摔碎的镜片,让泪水和风沙埋葬了它,才有了日月二山。两山相望,唇齿相依,如情侣,如父女,其情其景,无不动人。后来为纪念公主,赤岭更名日月山,名与形相符,情与痛相增。

等车子爬上了草原,到了青海湖边,心情稍稍一片开朗。高原这个美女卓玛,从古至今美了几千年的湖,自小认为青海有海,海湖不分的我,立马换了个心情,就像湖的呼吸滋润了我的心肺,虽然只是路过,可我感觉,那千年的坦荡和神圣,令我神往。湖与海的天老地荒,既古老而又年轻,她简直就是高原上一颗明珠,让人心血沸腾,让我陶醉。每年春季,湟鱼回游,黄鱼是裸鲤的俗称,是青海湖中的特产,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它在鱼类中属鲤科,学名叫做"青海湖裸鲤"。裸鲤全身裸露,几乎无一鳞片,体性近似纺锤,头部钝而圆,嘴在头部的前端,无须,背部灰褐色或黄褐色,腹部灰白色或淡黄色,身体两侧有不规则的褐色斑块,鱼鳍带淡灰色或淡红色。也有个别全身呈浅黄色或深绿色的。在这里,如果你能看到黄鱼回游产卵,你就会感觉到生命的追逐,感觉体会自然界的美丽。你会发现自然界的集结号,是怎样的规模宏大,颇为壮观。还有鸟岛,鸟岛又名小西山或蛋岛(因鸟蛋遍地故名)。岛的东头大,西头窄长,形似蝌蚪,地表由沙土、石块覆盖,岛的西南有泉水涌流。她是亚洲特有的鸟禽繁殖所,是我国鸟类保护区。每年3~4月,从南方迁徒来的雁、鸭、鹤、鸥等候鸟陆续到青海湖开始营巢;5~6月间鸟蛋遍地,幼鸟成群,热闹非凡,声扬数里。7~8月间,秋高气爽,群鸟翱翔蓝天,游弋湖面;9月底开始南迁。南北均有公路到达。

一路上,看着平摊无际、广袤无垠的草地,成群的牦牛、骆驼,羊群,还有忙碌春种的老乡,我一下子无语,眼睛没有了疲劳,心绪没有了离乡的忧愁,也没了堵的感觉在,留下的只有激荡,一种想唱的感觉,心里越来安宁,越来越敞亮,越来越激情。当时就想着,要记录下我的每一个足迹,心里一直埋怨着自己,为什么就没有带个相机,顺便拍下沿途的风景。

当然青海岂止这些,更多的美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用笔长篇大论也写不完。

青海这个西北大省,因青海湖而得名,东西长多公里,南北长多公里,在她的东部,有“积石锁钥”、“海藏咽喉”、“金城屏障”、“西域之冲”、“玉塞咽喉”等等称谓。这里是长江、黄河,澜沧江的发源地,也有“三江源”之美称,她更是“中华水塔”。境内山脉高耸,地形多样,河流纵横,湖泊棋布。巍巍昆仑山横贯中部,唐古拉山耸立于南端,祁连山脉绵延北部,茫茫草原起伏绵延。柴达木盆地这个聚宝盆,浩瀚无垠,矿藏丰富,据我知道,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锡、铅、锌、煤和石油等,名目繁多,近几年,又发现了可燃冰,真是块风水宝地。给国家的建设,能源开发带来了新的奇迹。

长江、黄河源头,更是水草丰富,绿草茵茵,草地松软。在这里,有二百五十多种野生动物,国家一类保护动物不计其数,诸如野骆驼、野牦牛、野驴、藏羚、黄羊、石羊、白唇鹿、雪豹、黑颈鹤、苏门羚、黑鹳等。青海,从地图上看是高山,是高原,可你进入她的腹地,你才真正亲眼一睹芳容。柴达木盆地,简直就是高原上的平川,顺着国道线,那个平缓,并不亚于八百里秦川。不同之处,秦川是黄土地,能长庄稼,然而,八百里秦川地下资源,并不一定比柴达木盆地资源丰富。盆地里不但草地可以放牧,而且,地下却珍藏好多人类赖以生存的矿产物。昆仑山脉、巴颜喀拉山脉、唐古拉山脉自西绵延,茶卡盐湖,察尔汗盐湖,那硕大的盐场,更是令人震撼。察尔汗万丈盐桥,也蔚为壮观,盐湖上,建起一座向北连接甘肃柳园的国道线,你可以直接翻越当金山到敦煌的鸣沙山和月牙泉。

一路看看高原平川,草原牛羊牧群,闻闻格桑花盛开的馨芳,她在微风中,摇曳着风姿,向人们炫耀着她的坚强。仰望天空的那一抹蓝,真正的蓝,就像从未有人迹初涉,壮阔深邃,广阔的胸怀,澄净着高原,采撷一片深蓝,藏在你的心底。蓝天上,偶尔飞过来几只雄鹰,是那样的自由和悠闲。白云,一直飘荡在山边,或者山间,她给诗人的笔下,留着情感的语言。再听听乌兰图雅的《高原蓝》,真叫一个美。深深地呼吸,再投身浩瀚戈壁,那一朵朵骆驼刺、一束束沙柳,还有那胡杨,突然间,平展的草原,看见一颗白杨树直立于风中,他们都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经受的风沙的洗礼,生命的伟大,生命之强盛,让人感到震撼,为之觉着惭愧。

大风山风的脾气,油砂山油田壮观与美丽,麦秀林场的浓荫,塔尔寺佛教文化的深邃,循化积石大峡谷、隆务峡峡谷、龙羊峡的险要,天下黄河贵德清,贵德梨花节一样媲美。阿尼玛卿大雪山,还有好多无名雪山,都隐藏着自己的神秘。有机会你再去坎布拉地质公园,阅读地球上地质演变的奇迹,尖扎黄河石,更是奇异嶙峋,每一件工艺品,会让你乐此不疲。累了也不要紧,路边很便宜,买一碗酸奶,或者一碗奶茶,喝上绝对让你心旷神怡。如果有机会能去玉树,沿线,到温泉泡个脚,去星星海,下雪天,徜徉鄂陵湖及鄂陵湖西的扎陵湖,这两湖,仿佛一双明珠镶嵌在黄河的上游。再源流而上,水清天阔,沿途一派藏乡牧区风光。牧草丰美,牛羊成群,有星宿海、约古宗列曲、著名的卡日曲。若是冬春至,可凿冰捕鱼,见候鸟数万,过黄河第一桥不久,就是星星海(阿用贡玛错),碧光粼粼,清澈如镜。纯洁一词用于青藏高原,再合适不过;纯洁的天,纯洁的地,纯洁的水,纯洁的人。如果化身山那水之间,是何等幸事。风景会冲淡高原反应,一个值得去走的地方,美景让人心醉,淳朴的人也让人心碎。玛多千湖之县,扎陵湖为白色、鄂陵湖为绿色,都透彻清亮,是天然山水画卷。

在青海,不仅仅是山美水美草原美。初到这片土地上,这里的人,我确实很不感冒,给我感觉,不可接触,不可深交。然而,由于时间,由于工作,我不得不和他们来往,通过一件件平淡的生活小事,让我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和认识,我对他们不但喜欢,更是肃然起敬,从心里很是佩服。

年,公司承接了德令哈至小柴旦湖高速公路路基路面施工,我在参建者之列。当时我负责试验内业资料,并兼管预制场,预制桥梁空心板,张拉预应力筋。一个夏天的夜晚,夜幕降临,我和工人张拉完预应力筋,收拾完工具,准备回项目部下班吃饭。

我和皮卡车司机老刘,开着东风日产皮卡,要赶四十里路,才能到达项目部驻地。忙乱一天的我,四肢无力,坐在副驾驶位置,连一句话都不想说,司机老刘递过来一根烟,点着一根香烟,我使劲抽着,驱赶着浑身的疲劳。眼望着挡风玻璃上的蚊子,一个个在挡风玻璃上,随着飞快的车速,英勇牺牲,我思索着,生命强盛,强生的让人佩服,说生命

之脆弱,也很短暂,就这简单一碰,他们就去了。趁着灯光,望着公路上,车辆三三两两,都在拼命地奔向自己的驻地。

就在此时,车前公路上,趁着昏暗的灯光,一个动物横穿公路,奔在车前,我一下子来了劲,兴奋地喊道:“老刘快,加油撞死它,明天吃黄羊肉。”这个老刘,不但没加速,立马来一个急刹车,车停在了公路上,我的前额,差点碰在挡风玻璃上。我疑惑地面对老刘问道:“你为啥不去撞它?刘哥。”老刘不紧不忙地一边打火,一边道:“兄弟,不能撞,青海人行车,路上遇见生命,都要尽量给生命一次活的机会,撞它,我就是在作恶事。”听着刘哥的回答,我“额”了一声。车还在急匆匆地往前赶,我再没有做声,一边抽着烟,一边思索着。

这个刘哥,湟源人,大我几岁,一米六的个头,头上已经脱顶,剩下的几根头发,见大风刮,随风飘舞,左右摆动。平时就喜欢喝个百事可乐,车后备箱里,老是放一提百事,如果不出车,就喜欢看历史大片。穿着干净利索,满项目部,也算是个热闹人,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。可今天,看着他的做法,让我为之一振,平淡的几句话,显现一个成年人的稳健和向善之心。我没再吭声,看着昏暗光线里的他,自己自觉不如。车子里,只有发动机的声音滋滋作响。

这就是青海人,这就是我看到的青海,这样的人和事,比比皆是。

那年我在都兰县留守工地,没有回家过年。

一块和我共两人,吃水很远,项目部安排当地一位大爷,给我用手扶拖拉机每天送水。他从来没有迟到过,准时送水。大年三十到初五,万家灯火,礼炮齐鸣,满都兰县城,洋溢在春节的气氛里。我心里不免有种失落感,每天做着饭吃过,就埋头大睡。

初一中午,送水大爷提着两瓶酒,拿着水果,来给我一个后生拜年,我当时差点眼泪出来。过年几天,他每天要接我们去他家吃饭,一起喝酒,一起过年。至今,我铭记在心,难以释怀。

这就是我见过的青海人,这就是高原上的汉子。他们就像高原上,那颗风中亭亭玉立的白杨树,就像风中的沙柳,他们没有畏惧过风沙,更没有畏惧过艰难,他们有一颗仁爱的心,他们朴实,他们善良勤劳。就因为他们,让我没了初来的孤独,也没了游子的失意,更不见了在外游离的忧伤。

我爱青藏高原上的草地,我爱青藏高原上的雪山,爱牛羊,爱沙漠,爱蓝天的那一抹蓝,爱格桑花,爱青海湖,爱她的一草一木。我更爱高原,那辛勤、善良、勤劳的人民。是他们,守护者三江源,是他们,捍卫者中华文明的摇篮,长江和黄河。是长江和黄河,哺育了中华民族的千年文明。我爱你,青海。

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

李自立简介

作者:李自立。笔名李晔,祖籍陕西,年生于陕西咸阳,居于青海。高速公路工程试验检测师。爱好写作、诗朗诵、书法、秦腔、音乐。工作闲暇从事写作。以散文诗词为主。二十岁开始,在陕西彬县广播电视台从事业余通讯员工作。作品散发在中华文艺黑龙江丹江文学、古文化联盟、微文化联盟、陕西散文论坛、人间烟火广场等各大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iningzx.com/xnsms/13236.html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