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藏区一见钟情,她把最好的自己和最好的

没有比在旅行中一见钟情更浪漫的事了。

作为一个常年写故事的人,司马什么稀奇没听过,但是井姐这个狗血的“爱情剧”真的是深得我心。

在遇见爱情之前,井姐才不是这个模样呢~

两年前,在西宁准备转车去敦煌那晚,井姐坐在旅馆的沙发上,咧着嘴揉脚底的水泡。

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。”一米八还留着胡子的男人就这么蹲在地上,在促狭的卫生间里,搓着井姐刚换下来的袜子。

明明是第二次见面,井姐却第一次有了和人共度余生的念头。

要不说奇妙呢。你永远算不好一个决定,会在接下来的人生里,改写点什么。

井姐是个地地道道的重庆姑娘,辞职做背包客之前,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市场营销。

为什么叫井姐呢?

“哈哈,大概因为我横竖都二吧。”从10级播音主持人到职场游刃有余的OL,也是一人傻乎乎地吃着苦,走到现在。

朝九晚五,两点一线的上班族生活,也不全常人看来的无限单调循环。起码街后边的火锅一涮,无聊就能少掉一半。

直到年7月的一次旅行,井姐在路上认识一群90后背包客。在青旅门前的小台阶上,他们传着一碗方便面,你呲溜口汤,我划拉口面。

井姐看他们连吃了好多天,想带他们开个荤,领头的男孩子笑着摆摆手,“不用啦,省几顿口粮,凑接下来的路费。”

他们临时决定去一个叫做郎木寺的藏族小镇。

“井姐那地可美了,你一定得去。”男孩边说边拉着井姐翻照片。

甘南郎木寺位于甘肃碌曲县城南90公里处的郎木寺乡,有金碧辉煌的寺院建筑群和错落有致的塔板民居,风从峡谷间明亮地吹过,也被称为“东方小瑞士”。

郎木寺的美在井姐心里留下了根:天边的破晓沿着地平线喷薄,彩云幻化成泼墨的流光,缝隙间射下一缕缕金色的光柱。

那边玄青色的荒原像被点了火,这边牛羊若无其事地在山谷间嚼着草。

回来的途中井姐就把手机屏保改成郎木寺,可是数了数距离下个假期,还有不紧不慢地3个月……于是盘算起了辞职。

领导说:你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,就为了那些个虚的东西,要辞职?你打算一辈子在外头就这么荡着?

同事说:藏区这么危险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人生地不熟,请假玩两天得了,干嘛非得辞职?

在别人看来,辞了职,我的车贷、房贷、衣服包包怎么办呀。

井姐天性乐观,也无债一身轻,笑着说,“总会有办法的”。

三毛曾说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地方,当你听到它的名字时,就知道自己属于这个地方,像是前世回忆似的的乡愁。

为什么义无反顾,就是觉得在甘南某个角落,住着另一个自己。

井姐没告诉家里人,稀松平常的一天早上,醒来打开电脑写了辞职报告,当天就办了离职。

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,最紧要的,是不要错失那个更好的自己。

不用再拎着电脑写报表,也不必马不停蹄坐着飞机在城市间来来去去,井姐背上包,踏上了铺满阳光的绿草地。

在旅行中遇见自己,寻找真爱。多少文艺青年都打着这个旗号,漫无目的,说走就走。

但井姐说,我不是因为工作的压力而想逃离大都市,只是知道了自己更想要什么,然后真的去做。

这世上有多少人,不去追寻,不好好爱自己,只翘着腿等着别人主动来爱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井姐遇见了生命中另一个甜蜜的可能。

“你好,我帮你提箱子吧。”下车分行李的时候,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井姐身边,轻轻柔柔地对她说。

工作上养成的性格,井姐大多雷厉风行地忙完了自己的事,还会替别人操着心,可现在逆着光一抬头,喉咙一紧,说不出话。

“你……常来这儿吗?”井姐支支吾吾地问道。这个叫东子的男人笑笑说,“是啊,每年都会来,觉得和这里有莫名的缘分。”

心跳突然快得不像自己,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。

第二天,住的旅馆里有人组织爬山,井姐生活中大大咧咧,但是渴了,东子有水,饿了,东子有干粮。

这个外表粗犷的男人,原来心细如麻。

井姐说,爱,就是西宁那一晚,他蹲在洗手池边,一点一点帮她搓袜子的样子。

习惯了坚强独立的井姐,突然被这样一个家伙强行照顾,心里的温柔像塌了方。

太阳晒在头顶软绵绵,井姐原本打算旅行一段,再回去重新找一份工作,但有了爱人在身边,兀地冒出其他可能性。

“我想在这里建一个青旅。”

“好啊,我们一起。”草原的马儿不怕人,一溜烟从他们身边跑过去。

找了好多好多地方,井姐最后还是希望在他们相遇的地方——郎木寺,共同完成这个心愿。

平米的藏区新房,两层楼外加一个后院。

藏区装修工难找,井姐就拉着东子撸起袖子,亲自动手。用大箩筐背砖,一筐只能装下十几块,累得吭哧吭哧两人也只能靠着休息一会。

不过井姐说,那个冬天,倒是一点没觉着冷。

装修最忙的时候,店里的热水还没装好,镇里有个公共澡堂,但是距离很远,也不好意思老是借别人家的浴室。

有一次,两人一个月没洗澡,头发脏了就带个帽子,互相也不嫌弃。

店里厕所坏了,井姐憋红了脸,被东子拉去工地不远处的偏僻地。

“就地解决吧,我在旁边等你。”东子背过身,走出几米远。

第一次在野外蹲着,仰头就能看见的星空,还有一旁吐着烟圈的背影,那一刻,竟然觉得无边安心。

叮叮咣咣用了半年,青旅终于建好了。取名“泊客”,意为“停泊的客人”。

他俩都曾是郎木寺的过客,这一停留,他乡却变成了故乡。

以前井姐戒不掉的咖啡,变成了用白龙江泉水煮的茶,职场上风风火火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,两人在后院的摇椅一躺,就能晒上一下午的太阳。

原本性格豪爽的井姐多了一些细腻,和每一位在泊客住下背包客,都能成为朋友;

呼吁身边的人捐些书和衣物,再凑上点钱,给甘南的孤儿送去;

每次吃饭,就待在东子身边,看他给她盛菜,帮她添汤,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自己,井姐就忍不住笑。

住在泊客的人,在墙上画下他们两的爱情故事。

井姐常常会想,如果她没有勇敢地出走,没去郎木寺,现在的她会在哪里,干着什么事。

“也许刚加班回家,和朋友约一次深夜大排档?”以前的日子也不赖,只是就遇不到眼前这个人了。

体会到了更美好的,就会忍不住庆幸,还好在找寻另一个自己的路上,没有偷懒。

当你不再错失那个更好的自己,

所有的幸运,

也不会再错失你。

-End-

文章来源:西遇越野(ID:xiyuclub)

相关阅读(点蓝色即可查阅):

从最美女主播,到乡间小裁缝,她开始了自己的身心合一

他放弃王位,花30年将万㎡荒地打造成世界最美庄园,成为英国的艺术奇迹

和植物一起生长,一个90后女孩毕业后隐居深山,建造了一座梦想花园

3年没花钱,小夫妻辞职回乡,过上有鸡有鸭有花草粮食的生活,好不惬意!

为了一句承诺,他花4年时间为妻子打造80万㎡花田:山中筑梦许你一世欢颜

6岁习武,10岁离家,她一袭白衣,用24年把日子过成了江湖

花了13年,她把亩荒地,变成一片美若天仙的世外桃源!

这对夫妇在东京开了间静谧花店,他种花草她煮食,最好的日子不过如此!

〓Aboutus〓

天堂寨·隐溪

天堂寨5A级景区内的度假酒店〓Contactus〓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iningzx.com/xnszy/13228.html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